(一)

       寒衣节下了一场冬雨,我以为这该是最后一场雨了。 

       季节开始静默了,清晨不再有美丽的晨光和大多的云团,而是掩映在一片灰色里,灰蓝的天幕自有一番辽阔与悠远。

       晨光之下有两棵树,一棵已然全然枯黄,另一棵还是满眼翠色。这世上没有全然相同的两片叶子,自然也就没有两棵全然相同的树。...


(一)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唯有被粉碎之时,才释放出我们的精华。——博胡米尔赫拉巴尔《过于喧嚣的孤独》

       手机上的单向历显示今天“宜绝处逢生”配的是上面这句话,我正感慨着看来生活把我粉得不够碎,不然怎么除了一地渣滓之外什么也没有的时候,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单向历显示的是“忌返工”。

      你以为很多事是可以重复的,还有下一次,但你错了。包括你儿时的万花筒或纸飞机,抄...

     《无双》的题目起得极其巧妙,这世上独一无二的,是什么呢?英雄?绝色?情感?记忆?把整部电影看完,才明白答案,无双的,是真,也只有真。

       曹老先生说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,真真假假,世事纷杂,是分不清真假的。但这世上,也还是有些东西,真的只有一个,其他的,做得多真,也都是假的。《无双》讲的就是一个关于真与假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故事在审讯室里李问的口中渐渐铺展开来,李问与阮文相濡以沫的...

(一)

       秋雨打窗,我在凌晨三点被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梦里遇到一个男人,说他早就知道我,二十年前就知道,坦言看到我本人很是失望,又黑又老。我反驳他,我本来就不可能跟二十年前一个样子,没有人可以站在时光之外,以永远年轻的样子。可是不知怎么,瞠目结舌之后,无从辩解,只好哭着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,一个人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,抱膝痛哭,边哭边质问自己:难道除了一张日渐...

       坐班车给了我看风景的时间,其实这一路,我走了多年,高中时候,上班那一年,往返过成百上千次,按道理来说,每一站路,我都应如数家珍。偏偏这些于如今的我,却是全然的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我都忍不住想要质问自己,这几年都在干什么,连出门的时间都没有吗?绞尽脑汁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,自己都做了什么,时间就这么滑过了我的眼角眉梢。

       留给物是人非的时间越来越少了,在人还没...

       小脑不够发达是个好借口,我常常摔跤。说是因为心不在焉,难免会遭到“你都想什么去了,怎么就不能小心点”这样带着关怀的责怪。有本书里说把成年人当孩童一样关心他们的身体,是中国人特有的关怀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反正我就是摔了一跤。结结实实的。半天没有爬起来,脚踝疼得以为是断了,最起码也是扭了,能哭的话眼泪早就下来了,可是它连打转都不肯。费很大劲被扶着站起来,裤子磕破了,膝盖也未能幸免,好在扭了断了都是幻觉,脚踝没问题,还能走路,只是有点疼。...


亲爱的小姑娘:

       多么多么巧,你的阴历生日恰好遇到了姑姑的阳历生日。你的一周岁,姑姑的三十五周岁,就这么巧地凑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姑姑一直都想要个女儿,只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不过并不遗憾,亲爱的小姑娘,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你,对姑姑有特别的意义。你是必然到来的未来,是可以预见的希望,每次看到你,姑姑就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,又满是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我亲爱的小姑娘,你...

阴云遮不住,柔弱的太阳光

你绽放在深沉的秋,

这个季节的凛冽与温柔,

你狠狠将芳心吐露,

满坡落叶张望着凄惶,

唯有寒露,

它呵护着却又摧毁着,

你摇摇欲坠的娇艳。


这是独属于你的,最后的时间,

最后的年轻的迟暮着的芬芳,

你耐心等待着,第一场,霜降。


我曾邂逅春天的霜,

悄悄温柔了我初春的寒窗,

一如你,

默默抚慰了这个深秋清晨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新环境,各种状况接踵而至,穿旧鞋也能磨破脚跟,换一双旧鞋又磨破了脚趾,当了两天瘸子。肠胃炎吃什么吐什么,喝了三天稀饭。各种古怪的气味熏得我脑袋疼,办公室闭塞狭窄,睡眠不足越想睡越睡不着,到现在还迷糊着记不住课表,找不到办公室,某个瞬间都快被折磨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心底偷偷调侃自己跟这里“八字不合”,但还是嘻嘻哈哈跟同事们开玩笑说“水土不服”。什么“八字不合”,什么“水土不服”,我自己明了这不过就是些正常的琐事,只是因为内心的抗拒与不...

       了却一桩心事,其间各种辗转纠结,情绪跟着百转千回,种种难处,无以言说,总算有一个还算完满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晚上,那些佯装的坚强与防备统统失控,脆弱碎成了玻璃渣子,从心底粗粝地搅和着翻滚着血肉模糊地冲到喉咙,泪盈于睫,又佐着酒咽下,却丝毫不觉得疼痛与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关爱我的朋友们一路陪伴,视我为亲人,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与安慰。我时常忐忑,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...

       这个秋天蜗居斗室,每天都能跟着朝阳跟晚霞,看城市如何升起喧嚣又如何陷入沉寂,多了很多胡思乱想的时间。

(一)

       当年初四的班主任说起十八年前的我,脸圆圆的,眼睛大大的,上课的时候眼睛会发光,不知怎么,这番描述让我想起了小荷姑娘,当时那个会发光的小荷姑娘如今沉稳而安静。多么好,我跟她都以闪闪发光的小姑娘的样子保留在别人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   五十多岁的老师...

      朋友圈里有朋友说一年当中最美好的季节来啦。

      八年前第一次到乡下学校交流,才发现人家那里人手一台电脑,我终于有了写东西的自由。那个时候写了一篇《这个秋天,阳光很好》。今天在操场上看开学典礼,蓝天白云操场孩子,这种感觉始终没有离开。

   “相比较于春来说,我更喜欢秋之美,秋天的天是高的,云彩大朵大朵的飘在高高的蓝天之上,天蓝得没有一丝杂色,澄清透明,透彻得像一块湛蓝的水晶。我站在云朵之下,抬起头,阳光从云朵的间隙间洒下,...

写在结婚一周年之际2010-03-03 18:46 

亲爱的:

    决定婚期的时候,我们没有去看所谓的好日子,只是跑威海信息港上看了看,咱俩商量了商量,草率地定下来今天——正月十八。

    去年的今天,我初为人妇,你初为人夫,还是两个大孩子。还记得去买蒸锅不知道买多大,服务员阿姨说:“你们这些小人儿啊,哪里知道日子是怎么过的呢?”我拉着你的手,笑得甜蜜,真好,我们在别人眼睛里还是小人儿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一年,今天不认识我的一个老师问我生的是男孩还...

(一)一个人的风景

       天是阴的,阴了又晴,晴了又雨,反复无常得让人怀疑人生。但是我今天特别开心,开心得连身体都变得空盈起来,踮起脚尖似乎就能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呆不住了,按捺不住欢喜的心,我雀跃着出了门,这才发现伞坏了,这是今年坏的第二把晴雨伞,我的小朋友说祸不单行。是呀,坏事总喜欢结伴而来,可那又如何呢?我索性收了伞,扔进了包里,跳上了去海边的公交车。


韭菜盒

      (一) 

      那天跟哥们儿一起吃饭,丸子菌汤端上来,我就感觉味道不大对,捞出肉丸子咬了一口,吐出来,我说别吃了,丸子里的肉不新鲜了。哥们不信,尝了一口说没什么味道呀,你对味道还是那么敏感。

       显然,他是想起了我上学时代挑食的事儿了,我说你忘了自己刚去重庆的时候吃不惯花椒,每晚睡觉之前,就自动自觉地把肚子里的晚饭都吐出来才能睡觉的事儿了?...


(一)

     “老师,我找你有事儿,你什么时间有空我们见个面吧。”我带了两年的小课代表打了几个QQ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,跟十几个孩子看了一场电影,还收到了一天换一个抱,都能一个星期不重样的抱枕。

     “你是最好的语文老师。”

     “等我们毕业的时候,聚餐的时候一定会叫你,你可一定要来呀。”...
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更喜欢电子书?我想了想大概是源于手机依赖,也许碎片化的阅读并不是坏事,随手翻开微信读书,就可以开读了,偶尔被打断也不怕。最最重要的是,电子书可以随意调节字体的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新一期的分享免费里看到《多湾》,随手加入书架,一个中午顺手打开,开篇就是十几岁的小寡妇如何在公婆跟丈夫相继离世,小姑未嫁,家有薄产被人觊觎的情况下脱困的,我简直舍不得移开眼睛。...




亲爱的小孩子:
妈妈已经快忘记了自己的七周岁都在为什么而快乐,又在为什么而烦恼,只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觉得自己是小大人了,自觉懂得了很多了不起的事,帮助我的妈妈分担了很多事。
可是看看你,我还是觉得你是小孩子,被大人们保护得好好的,对什么还都懵懵懂懂呢,多好呀,你能得到所有的爱,什么都不缺地长大。
小孩子多小,都觉得自己是大人,小孩子多大,也是父母眼里的小孩子。
第一次做妈妈,手忙脚乱的,小婴儿的时候担心你的健康,儿童期担心你的成长,少年期担心你的教育,好像我当了妈妈,就平白无故地增添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担心。
而小孩子你,总能用现实告诉我:这些担心都是毫无必要的。老天分给了我一个聪明又懂事的小孩儿,这是...

(一)

大概是2008年,刚领了结婚证,装修好了房子,需要做的琐事特别多。

兔爸爸那天单位有监考,需要我出去办事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几件零碎的小事而已,他认真地给我写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小猫猫一日行程。下面是一二三四五罗列的具体事项。总之是各种不放心。

我很不情愿地揣兜里。阿兹海默症的老人跟独自回家的孩子脖子上要挂着姓名地址电话,我兜里装着小猫猫一日行程表。

去物业办第一件事我就忘了具体是什么,不得已掏出行程表来,被工作人员看到,哈哈大笑地打趣我,囧地我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老妈生病的时候总说我要自己出门办事,要自己主动去做,不能总等着别人依赖别人去做。临床阿姨听到了,说她还需要央...

       我曾写过也许痛苦是没有比较级的,很难说谁比谁更痛苦,哪种痛苦更难以忍受。年少失恋不见得就比中年失业的更痛苦,也很难说更不痛苦。不放在同一个时间,同一个情境,同一个人身上,这种比较毫无差别,也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也许幸福也是如此。幸福并不在终点,它一直都在路上。幸福感也许并不见得跟努力一定正向关联。不是一定要去得到什么,获取什么,才会觉得幸福。不是一定要去盘点什么,才能感受到幸福。哪怕生活真的是一场豪赌,幸福也不是可以点数的筹...

       今年春天的雨水多一些,阴几天晴几天淅淅沥沥地就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许久没有敲打键盘的欲望,公众号一个月没有更新了,微博撤了好几个关注,朋友圈看到好的文字也没转发的欲望,或者转发之后立马删除。只剩下了做饭跟晒娃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月,好像是做了很多事,见了很多人,遇到过困境,一度情绪很崩溃,也有对自己特别满意的时候。旁人看起来进退有据,游刃有余,其间种种,皆不足以言...

       平时都是脑袋太勤奋,身体太懒惰,有人调侃我长不胖,是因为吃那么多都被我勤奋的大脑消耗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身体比脑袋勤奋,可是我还是华丽丽地瘦回了两年前的斤两。不知道夏天穿裙子之前还来不来得及胖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窗外春光无限,花儿们一朝之间盛放,又一夕之间飘零。

       对待时间...

       大雪过后,这几天阴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每早我都磨蹭着不想起床,小孩子窝在床上,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儿。

       我就想起大学时候曲阜的冬天,那叫一个冷,穿两条毛裤两件毛衣还有羽绒服,把自己包成个球儿依然冷得不行。兔爸爸一发短信问我在宿舍干什么,我就回复我躲在被子里呢。他说你这个躲字用得太有感觉了,看到就觉得暖和。...


第二幅

那年老妈总唠叨我脑子不清楚容易犯傻,只知道读死书人情世故一窍不通,将来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
有一天她看着我突然笑了,如释重负的样子,我问她笑什么?她说老天爷总会给你活路的。
为啥人家她妈妈都把闺女夸成花儿,我家老妈就把我看得这么扁,成天担心些没用的不说,最后竟然得寄希望于老天爷的帮忙才能开解。

一切过往,皆为序章。好像是莎士比亚的话。
寒假想一个人出去呆几天,找个城市住下来,慢慢晃悠慢慢逛。
有人强烈跟我推荐泉州,说那是个很安静的小城市,文化遗迹众多,各大宗教寺庙云集,我说你不怕我被神棍忽悠着出家吗?
想想我这半生,一直在被伤害被修补,再被伤害再修补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,早已丧失了重新来过的勇气。如果有机会跳出这一切,也许真的会去做呢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有人说我,感觉你的好朋友都是网友一样。我仔细想想,除了要好的同学同事,其他的可不是都是网友么。

       从第一次上QQ一直保持联系到现在的网友趁着假期从西北过来,想了想,我们认识十五年了,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我去西北旅游经过兰州,他特意从白银过去招待了我们,这是第二次见面,我被琐事缠住没空脱身相见,他倒是不紧不慢地在威海闲逛看雪,去刘公岛的礁石上生吃野生的海蛎子,这样的际遇连我这个威海人都是没有过的。...


       越长大,越沉默。事情越多,越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到了年尾,那些哽在喉咙想说的,似乎也就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  那些关于时间很快的感慨,也终于淹没在了时间里。

       2017年,再见!

       2018年,你好!

春天屋顶上的霜

我是春天屋顶上的霜,

披着雪的残妆,

在春的和煦里,

结局无处可藏。

© 春天屋顶上的霜 / Powered by LOFTER